小程序动态

15502933391

咨询热线

拯救大龄码农_35-40岁之后,软件开发工程师走进死胡同了_

来源:reddit 撰稿:Emil、小匀【新智元编者按】当开发人员来到被称为困局年纪的35岁,她们会怎么做?在reddit上,这个热门话题火了!不计其数「奶奶辈」技师亲身经历,描述自己的年纪恐惧,但绝大部分的她们,却并没打算舍弃。应用软件设计技师的年纪天花板是什么?当你50岁的这时候,「从业者经验超过25年」真的是最好的求职TNUMBERPTP吗?在reddit上,这样一则问题引起了不计其数中年开发人员围观。中年雇主对子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显而易见,年纪较细的雇主几乎就与低高性价比画上了等号。在题目下,很多人得出了非常现实生活的回答和提议。「子公司通常想要更年青,并且人工成本更低的人,对一项新技术来说,子公司也倾向于为青年人培训,即使子公司认为青年人有更快的学习能力。」「大于40岁的人通常全家,无法适应子公司的加班组织工作。」「对两个56岁的人来说,我会说是的:在处理了一天的蹩脚代码后,「终于结束了」对我来说的潜台词是「我这时候」。而对项目组中最年青的成员来说,他假如在组织工作结束是说自己「精疲力竭」,那绝对是个善意的谎言。」「IT金融行业现如今依然是新鲜事物,我们现如今看到许多40~50岁的丘壳管理人员、CTO、CTO,是即使目前处于发展时期的子公司有这样的需求,但对现如今20多岁的开发人员来说,当她们到了40岁的年纪,现实生活就远没这么乐观了」「任何人能智能化的组织工作,最终单厢被智能化机器所取代,削减成本、降低人力开销是大部份子公司能够生存下去的主题。」「任何人组织工作迟早会成为歧途,这就是人们退休的其原因。我是两个 55 岁的开发人员,当我 40 岁的这时候,我似乎会永远讨厌程式设计,这只是两个高薪的爱好。问题是这项组织工作不仅须要大脑,还须要功能良好的手指、手腕、眼睛、脊髓、颈部等,大部份这些都不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显得更快。」对IT金融行业来说,一方面技术迭代日新月异,10年前的技术很可能在今天就显得毫无用武之地;另一方面与很多金融行业一样,年纪偏大的雇员意味高性价比低下:组织工作年限以及家庭负担使得她们须要更多的薪水,但无论身体、精力还是组织工作天数都无法与青年人相提并论。现实生活真的这么令人沮丧么?几位「应用软件技师老奶奶」得出了不一样的回答。65岁「应用软件老奶奶」:找组织工作很难,但我依然充满热爱应用软件技师的经历有多丰富?一名65岁的技师回复道:「我是一名 65 岁的应用软件技师,曾在 Apple、Adobe、eBay、Microsoft、VMware、Cisco、FileMaker、XO Communications、2Wire、Egnyte、Nexsan 和其它两家初创子公司组织工作过。在我的生涯中,我被解雇了五次。但,我总是能在 3 到 4 数周后找出另这份组织工作——即使是在经济衰退期间。我曾四次将我的组织工作BizTalk给印度或中国——尤其是在过去八年中。尽管如此,后总会有另两个就业机会在等待。我爱我的组织工作,并且我还在坚持。所以,我没要停下来的想法。所以能说,我很擅长这门组织工作,这倒不是即使我是个天才,而是即使我从事应用软件设计组织工作已经很长天数了,天数的长度让我从错误中吸取了教训。这份Melanogaster带给我的经历颇多:绝大部分计算机语言都难不倒我,所以目前为止我对大部份操作系统平台都运用熟练。除美国,我还在苹果的中国和爱尔兰分子公司组织工作过。除英语,我还专业委员会了说(很差的)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还能用普通话说大约十个短语。所以,我的子女中也有一人是技师,他在Netflix组织工作。根据我的最后这份社会保障报告,我迄今为止的总收入为:3,042,040 美元(约合2千万人民币)。话虽如此,但年纪种族主义和BizTalk在硅谷非常普遍。在 45 岁之前,我能很轻易地找出这份组织工作。而现在,我已经64岁了,我须要大约十次复试才可能找出下这份组织工作。我有时也不得不在没福利的情况下担任承包商。所以我专业委员会了忍受来自傲慢但却手握权力的青年人的复试,她们大多自以为是实际上却连我所知的十分之一都没,也几乎没出色的学历。(我在德州农工大学获得土木工程学士学位和软件工程硕士学位——后者我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所以,应用软件设计是歧途吗?不!这是这份很棒的组织工作。随着年纪的增长,找出下这份组织工作会显得更难吗?哦,是的。但,那又怎样!假如你讨厌它,就像我所做的那样,除死亡或健康不佳能阻止你。所须要的只是两个决心。永不舍弃!」66岁的老父亲被Google埃唐佩县挖角我认识的一名应用软件设计人员最近接到了 Google 埃唐佩县的电话。这位开发人员是Google的一名前雇员,五年前他离开Google去从事其它项目,据说他离任的其原因是即使不讨厌Google所在的城市。他没软件工程学位,也没上过OOP的课程,但显然对Google来说,他依然是个不可或缺的人才。鉴于他之前离任的其原因,Google的招工人员提出了更快的提议:他能与新加坡的Loon项目项目组聊聊。(编者注:Loon计划由于成本过高在今年流产了。)他在电话中与招工人员反复确认:「你知道我多大了对吧?」「是的,您今年66岁了。假如您愿意,能在一周内到我们总部来谈谈。」那个66岁的开发人员就是我的父亲,2008年他首次进入Google,当时已经58岁了。在Google他使用java这种他45岁时才被发明出来的语言程式设计,所以他在组织工作期间是一名独立开发人员,没任何人技师向他汇报。应用软件设计的一大优点在于对学习的热情和执行能力,这在我父亲的生涯和其它数千人的生涯中得到了证明。假如你有激情和专业技能,那么40岁、50岁甚至60岁以后都不是死路一条。现职从业者人员怎么说尽管帖子下面众说纷纭,但也不乏理性、冷静的现职从业者人员得出了中肯的提议:一名在业内从业者将近30年的老开发人员,现如今是职位搜索引擎Indeed的现职莫雷县Christopher Burke这样说到:「应用软件设计金融行业并不能说在 35 到 40 岁后就到了歧途。不过,这里也有一些事实:1.年纪种族主义肯定存在于应用软件金融行业(以及性别种族主义、种族主义、仇外心理等等)。当然它不是无处不在,但它在足够多的地方影响着就业市场;2.在 35-40 岁的这时候,与 25-30 岁的具有同等适用专业技能的人相比,可能期望更高的薪酬和更快的组织工作条件;3.在 35-40 岁,你在学校学到的最前沿的专业技能和技术与现在10-20岁青年人已经不同,假如你没跟上,就有被淘汰的风险;4.在许多子公司应用软件设计人员没可行的“技术阶梯”:像“高级技师”这样的头衔是应用软件设计人员能获得的最高职位,在达到这个薪酬等级后,应用软件设计人员必须进入管理角色——无论是否适合她们;5.「管理」不仅仅是管理人。在一家有前景的子公司必须有人管理技术——例如CTO。许多 CTO 仍在编写代码,很少有人会称 CTO 为歧途。6.一些子公司倾向于聘请更成熟的应用软件设计人员,尤其是她们的远程站点,即使她们「一人多能」。在 35 到 40 岁后,您能做一些事情来保持应用软件设计人员的身份:为拥有技术阶梯或双重职业阶梯的大子公司组织工作成为全职承包商成为顾问创办自己的子公司做这份轻松的日常组织工作,一边做合同应用软件设计组织工作保持你的专业技能与时俱进,从你的经验中学习,拥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和沟通技巧,做真正擅长的组织工作而另一名从业者超过25年的现职开发人员Ryan J. McDonough这样说到:「我不会说写代码是一项没尽头的组织工作。但,有几个事实须要考虑:您可能会在高级技师或首席技师之类的头衔上停留多年。假如你真的很出色,你可能会成为「研究员(Fellow)」,但这通常很少见,通常在大子公司中才会出现。在某个天数点后,除生活成本或奖金增加之外,您可能不会看到薪酬有显着增加。你更有可能在郊区而不是大城市的新时尚科技子公司组织工作这适用于许多依然是应用软件技师的人。我有很多 50 多岁的好朋友,她们仍在从事编码组织工作,并且非常满足于这样做。使这些人与众不同的是以下几点:与青年人不同,年长的开发人员通常须要较少的管理成本;即使拥有更丰富的经历,在面对矛盾时她们处理起来更加明智;她们能够跟年青得多的领导和谐相处;她们知道如何适应并且永远不会停止学习。我的一名拥有 20 年 Java/JavaEE 经验的 48 岁技师能轻松地跳入 Node.js 项目并使用 Docker 部署它,这将比依然坚持 JavaEE WAR 部署模型并抵制新技术的人做得好得多。最后一点很关键,假如你没能力不断学习新事物,你应该考虑转行。」简来说之,一方面专业委员会「躺平」接受现实生活,另一方面还要保持一颗年青的心,永远与时俱进。—完—欢迎点赞~ 关注 新智元 及时了解人工智能新动态~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